中国电商直播律师网

使用作品名称和作品角色名称是否侵犯著作权,是否可以任意使用?

发表时间:2021-04-08 21:29作者:芶忠义

经常都有人问芶律,某某作品的名称或者其中的角色能否任意使用,比如说能否将其注册成商标?能否使用相同的作品名称?能否在作品中使用与作品角色相同的人名?今天我们来讨论这些问题。

一、作品的定义和种类

我国著作权(也称版权)保护的对象是作品。而作品则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作成果。

独创性是法律得以保护作品的客观依据,是这一作品区别于其他作品的主要标志,也是作品可以取得著作权最主要的条件。

苏大强表情包(具有独创性):

苏大强表情.jpg


作品的分类如下:

    1. 文字作品;

    2. 口述作品;

    3. 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等;

    4. 美术、建筑作品;

    5. 摄影制品;

6. 电影作品及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7. 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

    8. 计算机软件;

9.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作品。

二、作品名称、作品角色名称是否构成著作权中的“作品”,能否受到著作权保护

尽管要求作品要具有独创性,但是并不是任何内容都需要我们去判断是否有独创性,我们平时常见的文章、图片、视频、影视作品、音乐等一般来说没有特殊情况均视为具有独创性,均属于作品,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那么一部作品的名称以及作品中角色的名称是否构成“作品”呢?其实是否构成作品还是一样按照是否具有独创性进行判断。一般来说,因为作品的名称以及作品中角色的名称都很短,并不能独创性的表达一个内容,因此并不构成著作权中的作品,并不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大秦帝国.jpg

案例:西安曲江大秦帝国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孙皓晖著作权权属纠纷案((2019)陕民终695号)中审判法院认为:关于作品名称“大秦帝国”是否单独享有著作权问题;……,涉案作品名称为“大秦帝国”,其中的“大”、“秦”、“帝国”均为通用文字、词汇,孙皓晖采用“大秦帝国”作为其创作的小说及影视文学作品、电视剧本等系列作品名称,虽包涵着作者对作品素材、标题名称的研究分析和提炼加工,但“大秦帝国”这一字、词组合缺乏必要的长度和深度,无法充分、完整地表达和反映作者的思想感情或研究成果,也无法体现作者的智力创作,不符合作品独创性的要求,不能构成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另外,单独存在的通用文字、词及词汇是社会公众自由表达思想感情的基本工具,如果将通用文字、词组及其简短组合作为“作品”予以著作权保护,就会导致该文字词组等被个人垄断,排斥他人再创作同题材的作品,思想交流和文艺创作等必然受到阻碍,无疑会给社会文明发展造成极大的障碍,有悖于著作权法的立法本意。据此,孙皓晖关于作品名称“大秦帝国”享有著作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既然一般的作品名称以及角色名称不构成“作品”,那么使用与其相同的作品名称并不侵犯其著作权,使用其中的角色名称也不构成侵犯著作权。

三、将作品名称、作品角色名称申请商标是否侵犯著作权

我国法律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并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但正如前面所述,对于一般的作品的名称以及作品中角色的名称,并不构成著作权中的作品,并不受著作权保护,因此将其申请商标并不侵犯著作权。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一部作品的角色有配图,通常配图会构成“作品”,申请注册商标时将角色名称和配图一起申请商标,那么是会侵犯著作权的。

四、既然作品名称、作品角色名称不侵犯著作权,那么是否可以任意使用?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使用作品名称、作品角色名称固然不侵犯著作权,但还可能侵犯作者的其它权利,在我国,通常可以利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维权。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
  (一)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
  (二)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包括简称等)、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
  (三)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域名主体部分、网站名称、网页等;
  (四)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

因此,只要存在使人混淆,认为存在特定联系的行为就有可能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此间的少年.jpg

我们还是来看一个案例:金庸诉江南《此间的少年》案

(2016)0106民初12068号)。

案情简介:《此间的少年》这部作品是江南早年创作的,它以宋代为背景,讲述了“汴京大学”里乔峰、郭靖和令狐冲等人的故事。在这个学校里,郭靖和黄蓉因为一场自行车事故相识,而这辆自行车是化学系老师丘处机淘汰下来的;杨康和穆念慈则从中学起就是同学。

法官观点:(一)《此间的少年》不侵害原告的著作权
  《此间的少年》并没有将情节建立在原告作品的基础上,基本没有提及、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原告作品的具体情节,而是在不同的时代与空间背景下,围绕人物角色展开撰写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等全新的故事情节,创作出不同于原告作品的校园青春文学小说,且存在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缺失,部分人物的性格特征、人物关系及相应故事情节与原告作品截然不同,情节所展开的具体内容和表达的意义并不相同。在此情况下,《此间的少年》与原告作品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和故事情节在整体上仅存在抽象的形式相似性,不会导致读者产生相同或相似的欣赏体验,二者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因此,《此间的少年》是杨治重新创作的文字作品,并非根据原告作品改编的作品,无需署上原告的名字,相关读者因故事情节、时空背景的设定不同,不会对原告作品中人物形象产生意识上的混乱,《此间的少年》并未侵害原告所享有的改编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原告另依据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七)项规定的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主张《此间的少年》侵害其角色商业化使用权。对此本院认为,角色商业化使用权并非法定的权利,通过文字作品塑造而成的角色形象与通过美术作品、商标标识或其他形式表现出来的角色形象相比,缺乏形象性与具体性,原告主张以角色商业化使用权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并无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二)杨治、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广州购书中心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目的在于维护竞争秩序,该法调整范畴除了传统的商品流通市场外,亦包括新兴市场如文化产业市场、技术产业市场等。文化产业市场作为存在竞争的商业化市场,其市场主体的行为符合市场经营的一般条件,应当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其竞争关系。从文化产业角度考察,原告与杨治同为文艺创作者,其创作的文学作品通过出版发行进入市场成为文化产品,二者就其提供文化产品获取了相应的对价,其实质为文化产品的生产者,可以归入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从事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的自然人。虽然杨治创作《此间的少年》时仅发表于网络供网友免费阅读,但在吸引更多网友的关注后即出版发行以获得版税等收益,其行为已具有明显的营利性质,故杨治在图书出版、策划发行领域包括图书销量、市场份额、衍生品开发等方面与原告均存在竞争关系,双方的行为应当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同人作品”一般是指使用既有作品中相同或近似的角色创作新的作品,若“同人作品”创作仅为满足个人创作愿望或原作读者的需求,不以营利为目的,新作具备新的信息、新的审美和新的洞见,能与原作形成良性互动,亦可作为思想的传播而丰富文化市场。但本案中,杨治作为读者“出于好玩的心理”使用原告大量作品元素创作《此间的少年》供网友免费阅读,在利用读者对原告作品中武侠人物的喜爱提升自身作品的关注度后,以营利为目的多次出版且发行量巨大,其行为已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属于以不正当的手段攫取原告可以合理预期获得的商业利益,在损害原告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对此杨治用意并非善意。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杨治于2002年首次出版时将书名副标题定为“射雕英雄的大学生涯”,将自己的作品直接指向原告作品,其借助原告作品的影响力吸引读者获取利益的意图尤为明显。因此,杨治的行为具有不正当性,与文化产业公认的商业道德相背离,应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禁止。综上,杨治未经原告许可在其作品《此间的少年》中使用原告作品人物名称、人物关系等作品元素并予以出版发行,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综上所述:一般情况下,作品名称和作品角色名称并不具有著作权,使用作品名称和作品角色名称并不侵犯著作权,但是并不就表示我们可以任意使用,著作权人可以利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分享到:
Address/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三街69号新希望国际B座6层615-617
Tel/联系电话:13881815110;13980899656
Mail/邮箱:466651842@qq.com